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紫定特徵簡介

刻花葵口盤

  葵口盤通體滿釉,僅露圈足無釉。在無釉處未見明顯淚痕。盤口沿由於施釉工藝的改進,形成無芒口近1毫米的金釉葵口盤沿。很顯然這種工藝的改進使定窯器有芒口,不堪用的局面從根本上得到改變。

  葵口盤中心線條簡潔流暢的纏枝花紋,給人以淡雅之美。釉面與胎體結合緊密無露釉,僅在葵口盤內壁有9個棕眼點,有一個小斑點。盤的背面有8個棕眼點。

  葵口盤釉面至今光亮如鏡,在7倍放大鏡下可見有火焰紋狀(這種紋狀,現有條件無法截取影像)。在80倍顯微鏡下有少量結晶斑。釉下無氣泡。

  紫定印花紋盞

  印花紋盞通身滿釉,僅露圈足無釉。在圈足無釉處有較明顯淚痕。盞口沿滿釉,在離沿7毫米處印有回紋,盞內壁印有4朵牡丹紋,儘管年代已久,花紋、回紋已不是特別清晰,但在晶瑩剔透的釉面映襯下,依然讓人心動。由於工藝的改進印花紋盞無芒口,當然會受到當朝人的喜愛。

  釉面雖經千年依然晶瑩光亮,讓人感到這種工藝的高超。兩只印花盞僅有一處有筆尖大小的漏釉點。

  在80倍顯微鏡下,釉下無氣泡,有少量的斑點以及近似絲線稀小的開片紋。這對印花紋盞在內壁於外壁上有大面積的深褐色釉斑。這種現象不是燒制工藝的變化,應是年長日久的佐證。

  紫定素面盞

  素面盞在口沿處有近1毫米無芒口的施釉邊。素面盞通身施釉,僅露足圈無釉。在圈足部有明顯的淚痕,圈足外沿的積釉已較難分辨圈足輪廓。

  素面盞的釉面不及印花紋盞晶亮,但它那含蓄的釉面依然讓人愛不釋手。兩只素面盞各有一處針尖大小的斑點外無任何瑕疵。盞心底處有一圈褐色釉斑以證年代。

  素面盞在80倍顯微鏡下無開片紋,無氣泡,結晶斑略多於葵口盤和印花紋盞。

  紫定油燈瓶

  油燈瓶通身施釉,只是在瓶身根部20毫米處無釉,在無釉處與釉面接壤間無淚痕狀。從瓶身可看出釉面接壤處是經人工修整過,接壤處可見到紫定釉面極薄。然,如此超薄的釉面卻是光燦耀人。瓶身棕眼點幾乎難以覓蹤。

  油燈瓶因是民窯品,造型一般,無秀氣可言。油燈瓶在80倍顯微鏡下無開片紋,無氣泡,有成片的結晶斑。

  對以上紫定劃花紋葵口盤、印花紋盞、素面盞簡單對比後,有以下特點:

  1、這幾件紫定器物均無芒口,這對鑒定定窯器以芒口為特徵的標準器,從實物上給予一種全新的認識。現存實物作為鑒賞定窯器成為最直接的實物證據,任何猜想都顯得幼稚。

  2、定窯器因:“有芒口,不堪用”,故鑲邊以掩其之醜。而這幾件紫定器無芒口,可說明定窯為皇家燒制的器物是不採用覆燒工藝,這對認識定窯器有著重要意義。

  3、這批定窯器如明人曹昭所雲:“紫定色紫”。在自然光下,在燈光下,用閃光燈及不用閃光燈多種狀態下,都盡顯紫定色紫的優雅。尤其是兩只素面盞,盞內外壁顏色一致,兩只盞無任何色差,充分展現其純正高雅之美。

  4、紫定印花紋盞,素面盞撇口,斜腹,小矮圈足。胎薄細白,器型挺拔,施紫釉,器物無開片,釉下無氣泡,釉面施釉工藝精湛,純淨無瑕,雖經千年釉面仍晶瑩明亮。色佳的紫定非常稀少,尤其是素面盞更顯罕見,此對盞可謂絕品。

  5、這幾件定窯紫定器,從造型、修胎、施釉、燒制工藝極其講究。紫定葵口盤、印花紋盞、素面盞應是專為宮廷御用而特製的精細瓷器。由於當時產量不多,能夠流傳至今如此完整的紫定傳世品就更顯其珍貴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