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書丹、摹勒和鐫刻

古代書碑有兩種方法:書丹和摹勒上石。刻帖單純的是摹勒上石或上木。

  書丹(或用丹),即書者直接在石頭上寫字以備鐫刻。丹就是指朱砂。朱砂是顆粒狀,比粉狀的墨穩定性強,寫在光華的石上不流、不走樣。墨含油份,遇石收縮,不能保持筆觸的原形。另外,碑石一般是灰色或青色,朱砂痕跡明顯,便於奏刀。

  摹勒上石,是將文字寫在紙上,再在紙背以銀朱(朱砂)依樣勾勒字的輪廓(稱為雙勾),然後複於備課的石頭或木頭上,以紙數層疊放於摹紙上,以石均勻砑磨,使雙勾銀朱粘於面上,據此可刻。 摹勒上石之後書家的墨蹟仍然可以保留下來。

  刻帖都是採用摹勒之法。

  鐫刻
  鐫刻書跡時會出現兩種情況:一種是儘量忠實書家的筆跡,纖毫不爽。如《李思訓碑》和真賞齋貼。另一種是注意刀刻的效果,例如方棱筆劃,除非有意描畫,否則是毛筆難以寫出的。像《爨寶子碑》和《龍門造像》。這類刻法與墨蹟的差別甚大,是書刻結合的藝術。

  主要的刻法是“單刀斫入”,斜刀刻字,使得每個擬化的字口向內傾斜,成一銳角。

  對於這樣刻法的碑,拓本的字口往往是“越來越瘦”。因為拓碑一般是拓一張洗一遍,隨著時間的推移,碑會越磨越薄,字口越來越瘦。因此鑒定此類刻法的碑,筆道越肥的拓本。年代越早。

  還有一種刻法 是“直刻平底”字口的變化就不會很大。如東漢《禮器碑》。
返回列表